白洁的外遇-拾荒少年


BOB·体育(中国)官方入口 > 中国超人 > 白洁的外遇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白洁的外遇

  白洁母亲挂着破鞋在游街,二狗子找陶明去看破鞋,被陶明骂了一通,二狗子不知道那句话惹陶明不高兴了,耷拉着脑袋悻悻的走了.

  这顶崭新的军帽并没有使他快乐起来,虽然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,但真正的得到它却付出沉重的代价.

  自从白洁母亲被游街后,白洁再也没有来上学,她没有颜面在这个小城里行走,偶尔与他相遇,白洁都会低着头默默的走开,不再理睬他,他跟她说话她也装着没听见.他的心顿时凉透了.

  虽然流血事件之后,他跟白洁交往密切了起来,但白洁的母亲他只见过一次,还是在远距离看到一面.所以他对白洁母亲没有多深的印象,才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.如果他当时认出来那个女人是白洁的母亲,他死活也不会作证。他非常悔恨.

  他跟白洁的关系可算是完了,白洁也不可能嫁给他,他决心远走他乡,出去闯世界,要获得财富,做一个成功的人.再回来面对白洁.

  临走时,他给白洁留了一封信.

白洁的外遇陶明


  白洁,你好.

 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,我已经走了,永远的离开你,是我伤害了你及你的亲人,我有罪,是个十恶不赦罪人 ,我将为我的行为后悔一生,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.这种令人痛心的事.

  白洁我爱你,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最美的女人,我把我对你的爱永远的珍藏在心底,也许等我成功我会回来找你,也许我不成功,我们从此天各一方,但在我的心里,你永远是我的玫瑰.我的天使.

  我要在外面打拼,不混个人摸狗样的决不回来见你,我走了以后你找个好男人,我祝福你们幸福,

  最爱你的人.陶明.

  这封信白洁至今还保存着.

  和陶明邂逅使白洁想起了过去的往事,往事很多,留着以后慢慢的回味.

  “你现在在做啥,”白洁从她的往事中回过神来,陶明静静的望着她.

  “我在一家企业做财务工作,”白洁答道,“你呢?”

  “我开了一家网络传播公司,”陶明给她满着酒,“生意很好,你要不要过来,帮帮我,我那里非常需要你这样的人才.”

  “我考虑考虑.”白洁喝了一口酒,“你的公司规模大吗?”

  “我的公司很大,在美国都上市了.”

  “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……”白洁的手机响了起来.她拿过包,从里面拿出手机,一看号码,是彭总的,她的心一抖,彭总为什么给她打电话?她不觉得神情慌乱了起来.

  “谁的电话,使你这么紧张?”陶明问.

  “我上司的,”白洁踱出酒吧的包间,接听彭总的电话.

  “您好,彭总.”

  “你在哪里?”电话里彭总追问道.

  “我在家里.”白洁说.

  “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,你家窗户漆黑一片,你下楼来接我.”

  白洁哑口无言,彭总居然去了他家里,她不知道咋样回答彭总的问话,僵在哪里.

  “说话啊.”彭总催促着说.

  “彭总,我没在家.”白洁说.

  “你刚才不是说在家吗,咋的怕我去你家?”

  “真的没在家,我跟我一个久别重逢的同学在外面吃饭.”

  “那你几点回来?我等着你.”

  白洁有些恼怒,你凭啥在我家等我,我又不想见你,你这条令人厌恶的老狗,白洁在心里骂着,但语音里不敢表现出来,她毕竟在他手下工作.不能轻易的得罪他.

  “不一定也许是后半夜,也许不回去了,彭总,你走吧,有啥事明天在单位说,明天我上班.”

  “我知道你的身体不好,特意来看你的,花我都买了,总不能让我拎回去吧,那多么丢面子啊.”

  “你随意吧,我真的有事.”白洁心烦意乱的关了手机.靠着走廊的墙壁上喘着粗气,好的心情全被彭总给搅和了.

  陶明关心的拍拍她的肩,“你没事吧?”

  白洁点点头,陶明抱住她,她没有拒绝,而且还往他身上靠靠,似乎想寻找个依靠。他拿着她的包,搀扶着她走出了饭店。进了包间拿起包就出来了,陶明把车开了过来。为白洁打开出门。

  夜色阑珊,华灯出放.

陶明白洁的外遇


  车里很静,白洁做在副驾驶座上,一声不吭的想着心事.

  陶明放一了张光碟,《香水有毒》那忧伤的女声传了过来,

  此时此刻的心情,再加上这首歌的伤情,更加使白洁心情忧伤,

  车幔慢的行使了起来,车窗外面的路灯随着车的行使,一闪而过,像一个万花筒使他们面部表情,忽明忽暗的.

  车内有些沉默,只有那忧伤的歌在拷问他们的心.

  突然陶明将车停靠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,他再也开不了车了,因为他被车里的涌动的空气所困扰.

  他盯着白洁,黑暗里只有白洁那明亮的眸子闪闪发亮.

  当车子停下来时白洁本能的动了一下,这一下被陶明抓住了,然后他就趋于平静.

  他试图的抓住了她的手,她抖了一下,手往缩了一下.试图争脱,然而陶明却抓的那么的紧.

  并且把他整个身体向她覆盖了下来,她半推半就,当他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,她放声大哭了起来,

  弄得陶明慌了手脚,不知所措的望着白洁.

 白洁哭的很伤心,以至于把他高档的西装都弄湿了,她把这些天心里的苦恼和郁闷都用哭泣的方式倾诉出来了.

  陶明紧紧的搂着她,她耸动的身子在他宽大的怀抱里颤动,他感觉到她那曼妙温软身体带给他的惬意,并且感受到她那丰满胸脯带给他那富有弹性的压迫感,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美妙,是异性之间那种神秘的吸引.

  白洁慢慢的平静了下来,她有些不好意思,“对不起,我有点过份……”她慌忙的坐了起来,捋捋狼狈不堪的散乱的头发.

  “没关系,咱们是朋友,你有啥难处你就说出来,看看我能不能帮你?”

  朦胧的车里陶明那双明亮的眼睛幽幽的看着白洁.

  “没啥,”白洁淡淡的一笑,“最近工作压力大,心中压抑,这就好了.”

  “有事你吱声,”陶明说,“你可别见外.”

  “不会的.”白洁说,“我该回家了,时候不早了.”

  陶明发动了车向市区驶去.

  白洁刚来到单位,就被彭总打电话找去,白洁的心情非常紧张,在她敲响彭总办公室的门时,她的心跳随着敲击门声狂跳不止.

  “进来,”彭总那种倨傲的声音隔着门飘了过来,他的声音洪亮,有一定的穿透力,很有底气.

  白洁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,心里好像揣了个兔子,瑟瑟抖动,她想起了前天的一幕,想起了昨天没有来上班,这些都是她犯错误的理由,彭总有权惩处她,因为她犯了企业的规章的制度.

  “彭总,你找我?”白洁进屋后战战兢兢的说.

  “哼,”彭总并不像前天那么热情,他板着脸,说,“白洁知道为啥找你吗?”

  白洁没有言语,拘谨的站立在彭总办公室的中央.因为她进屋后彭总不没有给她赐座,她就像犯错误的学生站立在老师的办公室里,等待着老师的训斥.

  彭总脸色依然不好看,“白洁,你昨天咋不来上班啊?”

  “昨天我身体不舒服.”她慌忙编着让领导相信的理由.

  “不对吧,昨晚我去看你,你说你跟一位老同学在一起.”

  白洁把这岔给忘了,只好默认的点了点头.

  “你知道现在的公司多么严吗,”彭总拿出了一支烟,点燃,他并没有给白洁让座,大概是想杀杀她的威风.认识到他的权威.

  白洁依然没有吱声,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复了.

  “现在有个饭碗多么的不容易,”彭总吐着浓浓的烟雾,“你要珍惜啊,你相不相信就凭着你昨天无故不来上班,我就有权让你下岗,现在下岗就像吐口痰一样的简单,不是我吓唬你.”

  “谢谢彭总,”白洁不晓得说啥好,只是搓着手.

  “你真得注意影响,现在有多少人想来咱们的公司,”彭总呷了一口茶水,“对了,你坐下来,坐下来说话,你啊你都给我气糊涂了.”

  “彭总,你要是没有啥事我回去了.”白洁局促不安的说.

  “晚上,你下班别走,”彭总说,“有个宴请,你陪我去.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白洁面露难色.

  “咋的,你不想将功扑过吗?”彭总又板起了脸说.

  “好吧”白洁被迫无奈的说.

  自从白洁回到办公室里,就神情恍惚,她在想晚上去不去参加彭总的宴请,如果不参加会会是啥结果,如果参加又会发生啥事情?

  这些都使她左右为难,去也不是,不去也不是,武大郎服毒,吃也是死,不吃也是亡.

  “白洁,你今天是咋的了?”庞影关切的问.

  “没啥”白洁淡淡的一笑,十分伤心,脸色非常难看.庞影发现了,“是不是硬度不够刁难你了?”

  白洁十分酸楚,伤心的泪水在眼圈里打转,她忍着,让泪水平复下去,她不想在庞影面前流眼泪.

  她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,并不接庞影的话茬.

  到了下班的时间,白洁更加紧张,这期间陶明给白洁发来一条又一条短信,短都是关怀和呵护,温暖在白洁的心.

  白洁给陶明发了短信,让他在五点钟到她的公司来接她,这是她急中生智想出来的.

  差几分五点,彭总打来电话,

  “白洁,你等我,我们一起走.”

  “好的,”白洁佯装动情的说,“我等你.”

  “等我的电话,”彭总的声音里充满了春天般的温暖.

  “下班了,你还不走?”庞影问正在电脑前工作的白洁.

  “你先走吧,我查个资料.”白洁说.

  当整座大厦静了起来后,彭总来到财务室,白洁跟他一起走出办公室.彭总的心情无比的高兴,从他脸上的红晕可以看到.

  阳光明媚,虽然是晚上,但夏天的五点多钟,依然是阳光四射的时候.彭总跟白洁边说边笑的走出单位大门.

  陶明迎了上来,

  白洁忙给他们介绍,

  “彭总,这是我的同学陶明,”白洁说.“这是我们公司的彭总.”

  陶明上前一把握住彭总的手,“彭总,认识你很高兴,请您以后对白洁多多关照,我开了一家大型的网络传播公司,有用得着我的您吱声.”

  彭总望着一身高档的西装的陶明,心想他不是等闲之辈.便热情的说,“我也很高兴认识你.希望我们成为好朋友.”

  “彭总,坐我的车走,今天我请客.”陶明为彭总和白洁打开车门.彭总犹豫一下,白洁首先钻进陶明高档的车子里.

  “我就不去了,”彭总知趣的说.

  “彭总上来,”白洁道,“你不是有宴请吗,坐着他的车子去,他车子豪华,另外他还能给咱买单.”

  彭总说,“我就不打扰你们了.你们走吧.”

  “那咱们就不客气了”陶明说,“我有个同学在国外回来,找白洁续续旧.”

  “那你们忙吧.”彭总无奈的说.

  陶明的车子缓缓行驶了起来,白洁在车里向彭总微笑着摆手.彭总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.

多地公布2022年人均可支配收入:上海第一北京第二,中西部与东部差距正在缩小。
推动经济稳步回升提早谋划春耕备耕——节后开工首日国常会释放稳经济积极信号。
感觉要被查,贪官与妻子一起烧钱。
节后返岗是否有感染风险?这几种人暂缓返岗。
中国维和部队首次列装新型防地雷反伏击车。
/瑟瑟发抖的异世界/漫漫写/浮云扰叶时/安好有心晴/重振皇明从天启开始/鹤踏高枝折。
/我在诸天影视深蓝加点/星晴龙卷风/神舞魔斗/呼吸/圣火纹章/邪灵幻师。
/生而何所谓/迪耶普g/重生六万年/故园三千里/念力系统/妄想菠菜。
/文娱复兴/葆星/无限规则空间/修咸之鱼中国超人强调县委、县政府还将以更新的理念、更大的决心、更多的财力和更强的措施,来推动和支持教育事业不断向前发展,希望学校在继承中创新,在创新中发展,在发展中提高,求真务实,团结进取,再造辉煌。
”通过老师的现场演示、讲解、手把手教学,同学们学会了四个常见的绳结的打法。
校办室讯:中国超人,望江中学举行了简短而隆重的?省示范高中?揭牌仪式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