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元在线登陆(白洁)-汰深


BOB·体育(中国)官方入口 > 奔向地球 > 开元在线登陆(白洁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开元在线登陆(白洁)

“这是我的同事庞影,”陶明进入车里,花娟介绍着说。“你叫她庞姐。”

  “这是我的同学陶明。”花娟又给庞影介绍着说。

开元在线登陆


  “你好,庞姐。”陶明将手伸了过来。

  “你也好。”庞影慌忙着也把手伸了过去。寒暄过后,陶明发动了汽车。

  “去哪里?”陶明望着花娟,花娟坐在副驾驶座上。“在水一方酒吧咋样?”花娟回过头来问庞影。

  “我回家。”庞影慌忙说,“我可不给你们当灯泡。”

  花娟脸一红。说。“姐,你净胡说。”

  庞影是被花娟和陶明硬给拽到在水一方酒吧的,其实庞影也不想打扰这对热恋中的爱人。她是被迫无奈才坐在他们中间,

  庞影之所以钻进陶明的车子里的主要原因就是怕彭总骚扰。没承想她又陷入另一种尴尬的境界里。

  虽然庞影比花娟大,但她也就三十多点,正是女人最好的年龄段。而且她也很漂亮,不然彭总也不会相中她。

  酒吧很安静,有个艺人在大厅里吹奏乐器,美妙的音乐久久的回荡在顾客的心田。

  虽然庞影也算企业白领,经常出入高档的消费场所,但这么幽雅的地儿,她还是第一次来,望着这对美女帅哥,庞影心里羡慕。

  “庞姐,你来什么酒?”陶明很有礼貌的问。

  庞影抱歉的一笑,“随意。”

  花娟说。“不用客气,庞姐不是外人。”

  “就是”庞影说。“花娟是我的最好朋友。陶明,能冒昧的问一句吗?”

  陶明端起酒杯,酒杯里的红色葡萄酒十分赏心悦目。“庞姐,你有话就直说。”

  花娟却羞红了脸,“庞姐……你……”

  花娟以为庞影要问她跟陶明的事,所以非常敏感的想打断她的话。

  庞影并不理睬花娟,甚至她都没有往她这儿看一眼。“陶明,你是干啥的,这么有钱,这么气派?”

  花娟没想到庞影问这个普通问题,紧张的心落下了,便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“我开了一家跨国公司。”陶明点燃了一支烟,吸了一口,吐了浓浓的烟雾,“过些日子我想大投资,如果用上庞姐的话,请庞姐多多帮忙。”

  “大老板咋能用上我了呢?”庞影莞尔一笑。

  “那可不一定。”陶明微笑着说。“我还真兴求到庞姐。”

  “如果用着我,那没说的。”庞影慷慨的说。

  他们热情的聊着却使花娟心里酸酸的,其实她有些嫉妒庞影,庞影应该知道她跟陶明的关系。知道这样真不应该带她来。花娟心里烦躁开来。

  “好的。”陶明望了花鹃一眼,似乎从她的眼神里读懂了啥,便说。“先喝酒,花娟你也喝。”

  花娟一声不吭的望着陶明,

  这时花娟的手机响了。她拿过包,掏出手机。原来是老公冯明打来的电话,其实她在外面是很反感冯明给她打电话的。可是在现在,她想气气陶明,她并没有出去去接电话,而是当着陶明和庞影的面接听这个不应该在他们面前接听的电话。

  “喂,冯明吗?找我有啥事。”花娟对着电话说,她瞄了一眼陶明跟庞影,他们都在眼巴巴的望着她。

  “下班了,你咋不回家?”冯明在电话那端问道,电话声音很大,陶明和庞影都听的真切。花娟要的就是这种效果。

  “好的,我马上就回去。”花娟说。

  “你要回去?”花娟放下电话陶明问。

  “你俩聊吧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花娟拿起包就往外面走。

  “别介,还是我走。”庞影听出火药味了,慌忙站立了起来,拎着包逃了出去。

  处于热恋中的男女常常做出令人费解的举动。这次聚会使他们不欢而散。

  彭总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手下的俩个美女被陶明拉走了,非常气愤,彭总要摸摸陶明的底细。他要跟陶明掰一下手腕。

  开元卫也就是现在的彭总,以前在一个国有煤矿做工人。那时候正敢上文化大革命,工人阶级领导一切,加之开元卫能写了一手的好毛笔字,那个时代需要这些。写标语,写大字报,都是开元卫的强项。因而他从一个井下工人被直接调到机关里工会工作。

  开元卫摇身一变成了干部。他游刃有余的在这场大革命中捞到了丰硕的果实。

  党委刘书记打开电话找开元卫,这使他大喜过望,放下电话他的心还在砰砰的乱跳,刘书记找他干啥?听刘书记那和蔼的身声音一定是好事情。

  开元卫忐忑不安的来到了刘书记办公室门前,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然后提心吊胆的轻轻的敲着刘书记的门。

  “请进。”房间里传来刘书记洪亮的声音。

  开元卫小心翼翼的推开刘书记办公室虚掩的门。一脸谄笑的说。“刘书记,您找我?”

  “是啊。小彭进来。”刘书记满面红光的微笑着。然后热情的握住他的手。这使开元卫受宠若惊。

  “刘书记好。”开元卫激动的说。

  “小彭,我欣赏你的笔杆子。文笔非常流畅。”刘书记握住他的手,将他牵到沙发里。刘书记和他并肩坐在沙发里,这使他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“谢谢,刘书记的赏识。”开元卫忐忑不安起来。

  刘书记有一张大办公桌和老板椅,他面对开元卫这个下属没有一点傲慢。这使开元卫心里暖暖的。

  刘书记不但没有端坐在办公桌前,跟他坐在沙发里攀谈起来,这能不让他感动吗?

  “小彭,抽支烟,”刘书记把香烟递给了开元卫。

  “刘书记,我不会抽烟,还是您抽吧。”其实开元卫会抽烟,但面对着刘书记,他很圆滑的撒了个慌,这也是开元卫过人之处。

  “年轻人还是不吸烟好。”刘书记抽出一支烟叼在嘴巴上,开元卫手疾眼快的拿起刘书记办公桌上的打火机,给刘书记点燃了香烟。

  刘书记很很吸了一通烟后说。“小彭啊,你的大字报写的不错。我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,不知你能不能完成。”

  “刘书记,只要是您给我下的任务无论多么艰巨,我都能完成。”

  “这么有信心?”刘书记微笑着望着他,他感到是那么的温暖。

  “是。”开元卫坚定的回答。

  刘书记沉稳的来到办公桌前,不慌不忙的坐了下来,打开抽屉,拽出来一份材料,摔在桌子上。

  “我想让你写一份揭露孔矿长的大字报。”刘书记的脸阴沉下来了。“这是有关孔矿长的材料。你看看,然后根据他的所作所为,写一张有针对性的大字报。”

  开元卫做梦也没有想到刘书记会让他写这样的大字报,孔矿长可不是一般人,在这个矿上是放屁地震的人物。开元卫明白这种厉害关系。他有些沉思起来。来时的喜悦顷刻间飞散了。

  “咋的,你害怕了?”刘书记看出了他的顾虑。“别看他是矿长,现在是啥时候?现在的文化大革命,他是被打倒的对象。”

  开元卫双手捧着刺猬,不知往那放好。他谁都惹不起。

  “如果用舆论把孔矿长搬倒,我就提拔你。咋样?”刘书记似乎在跟他谈条件。

  开元卫的心情很复杂。这俩个人物都是举重若轻的,开元卫明白在他们之间只能选择一个,这跟赌博没啥区别。

  开元卫只能在几秒钟内做出选择。因为刘书记正在急切的等待他的回答,他知道不能让刘书记看出他的犹豫。那样是对刘书记的不忠实。和对革命的动摇。刘书记会看不上他的。

  “好的,刘书记,您说咋写吧?”开元卫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  “你把这份资料带走,我想咋写你会比我更清楚。”刘书记一本正经的说。“记住写完了,先拿过来让我阅一下。”

  “是。”开元卫拿着孔矿长的材料走了。

  开元卫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,就犯了愁了,虽然他大字报和标语没少写,可是写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他还是第一次。

  开头写了一个又一个都不令他满意。都被他抟进了纸篓里。

  烟抽了一盒居然一个字都没有写下来。房间里弥漫着呛人的烟味。

  开元卫在办公室里待了一宿,终于写完了这非常难写的大字报。而且写得十分满意,只是熬得眼睛通红。

  早晨他拿着大字报来到了刘书记的办公室,现在刘书记把他当成了心腹,他在刘书记面前也不再拘谨了。

  “刘书记,您看看我写的行吗?”开元卫将大字报在刘书记的办公桌上展开。让刘书记批阅。

  “你眼睛这么红,昨天熬一宿了?”刘书记关心的说。“把大字报放这儿,你回去睡一觉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开元卫必恭必敬的走出了刘书记的房间。但他没有回家,在办公室里间的床上睡了过去。他没有回家的原因,就是等刘书记的消息。

  开元卫太困了,躺在枕头上就呼呼大睡了起来,他的被跟他同一个办公室干事王薇扒拉醒的。

  “彭干事,你醒醒,刘书记打电话找你。”王薇着急的说。

  彭差卫睁着惺忪的眼睛如在雾里,只是望着王薇发呆。

  “你傻望着我干啥。”王薇说,“你快起来,刘书记找你。”

  工会办公室有一张床,是用来爬稿子打夜战熬夜的人预备的。

  开元卫在王薇的提醒下慌忙去了刘书记的办公室,刘书记对他写的大字报很满意,告诉他,把大字报贴出去。

  开元卫把大字报贴在矿机关大楼最显著位置上,招来了许多人看热闹。
 一张震惊全矿的大字报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开元卫成了焦点人物。无论他到哪儿人们都对着他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。孔矿长的威信扫地,他的种种劣迹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。紧接着开元卫干脆一不做二不休。没有得到刘书记授权的情况下,又写了几张针对孔矿长生活作风问题等诸多的大字报。当然在他写完后都拿到刘书记跟前,得到刘书记认可的情况下,才粘贴了出去。在开元卫的鼓惑下,人们自发的喊出打倒孔矿长的口号。揪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孔庆梦,孔矿长的真名叫孔庆梦。

  工人们自发的组织造反队,人们一至推选开元卫为造反队的司令。

  开元卫摇身一变又成了司令。他身着绿色的军装耀武扬威起来。每次开批斗大会开元卫都要上台讲话,以前他上台讲话很紧张,有些结巴,经历的场面多了,他便讲的洪亮有力,也不结巴了。每次讲话会使用游刃有余的语音。

  “把走资派孔庆梦带上来。”彭差卫一身戎装端坐在主席台上,对着麦克风发号施令。

  孔庆梦被俩个民兵押上了台,他头上戴着高帽,高帽上写着,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,胸前挂着一个牌子,那上面以同样的罪状醒目的写着孔矿长的名字。

  孔矿长也失去了从前的威风了,对于他曾经不屑一顾的开元卫也毕恭毕敬的。看来权力对于一个人是多么重要。失去它就失去了尊严。

  从那一刻起。开元卫真正的懂得权力的重要。他曾暗暗发誓,将来一定要有权。

  经过对孔矿长的批斗。提升了开元卫的知名度,刘书记很赏识开元卫。提拨他为革命委员会副主任,主任由刘书记兼。下设民兵连。其实自从孔矿长被拉下台后,刘书记就成了矿上一把手了,他书记兼矿长,再兼革命委员会主任就有些强弩之末了,他把革委会这块交给了他信任的开元卫管理。其实开元卫成了名副其实的革命委员会主任这一神圣的职务。开元卫下管民兵连,连长姓张,非常威武,但在他面前却总是抵眉顺眼的,对于开元卫必恭必敬,无论吩咐啥样的任务,张连长都能完成。

  “彭主任,我抓住一对破鞋。”张连长来到开元卫的办公室,向他汇报他的新成绩。

  “坐,慢慢的说。”开元卫端坐在办公桌前,居高临下的说。

  张连长坐在沙发里,掏出烟,抽出一支恭恭敬敬的递给开元卫,一脸谄笑的给他点上。“是这么回事,”他尽量的把语言放慢,想让开元卫渴望下面的内容。

  开元卫吸了一口烟,焦急的等待着他的下文。

  “主任,在咱这儿有个废弃的防空洞,你知道吗?”

  开元卫想了想。说。“没有印象,咋的了?”

  “这对狗男女居然在防空洞里搞破鞋。”张连长深深的吸了一口烟。得意洋洋的说,“他们干的正热火朝天的时候。被我一举抓获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开元卫神色透露出来兴奋的光芒。

  张连长贴进开元卫的身边,对他耳语道,“那个女的很有姿色,主任你要不要……”

  “胡说。”张连长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开元卫给打断了。“我是主任,咋能做这种事情,小张,以后你的语言要注意影响,你也的名干部,并且你很有潜力,又这么能干,我心里有数。你可要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。”

  “是的是的。”张连长点头哈腰的说。“那还不是全靠您的栽培和信任,我会好好的工作,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。”

  “这件事你看着处理吧,有啥处理不了的我来处理。”开元卫意味的问,“那个女的在哪工作?”

  “医院,”张连长慌忙说,“他俩都是医院的。”

  “在医院工作的一定很有气质。”开元卫说。“只可惜他们做这种事。”

  张连张头脑子活泛,开元卫经常提起被抓获的那个女人,张连长就明白一二。他顺着开元卫的话题说,“那当然了。医院护士能不靓吗?”

  “她是医院护士?”开元卫问。

  “是啊。”张连长说,“要不你审那个女人,我审那个男人?”

  “好的。”开元卫说。

  “那就这么定了。”张连长站立起来,“我去带人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开元卫向张连长摆摆手。

  张连长风风火火的出去之后,开元卫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。他除了跟自己女人做过这件事外还没跟过别的女人做过,他早就想尝尝出了自己老婆以外的女人是啥滋味,只因为他是干部,不敢轻举妄动。怕丢了乌纱帽,这乌纱帽来的可不容易,不能因为女人弄丢了乌纱帽,那样就不划算了。

  其实开元卫早就看上了工会干事王薇了。王薇虽然人到中年,但风韵犹存,曲线迷人,该凸的地方凸,该凹的地方凹。非常性感。开元卫甚至跟老婆做爱时都在想着王薇,把老婆当成王薇,等完事之后打开灯,瞥到老婆那粗糙的身体,又使他黯然神伤,女人跟女人是不一样的,是想。他一个堂堂的革委会主任,竟然连个美丽的女人都没有,真他妈的遗憾。他经常在心理嘀咕着,但他不敢流露出来。

  开元卫的老婆来自农村,其实开元卫以前也是农村的,那时开元卫家跟他老婆许艳花家在一个生产队。他们上学时还是同学。可以说是青梅竹马。两小无猜,他们经常在一起玩耍。忘记了性别。直到他们进入了青春期,才相互接触感到羞涩,尤其是许艳花,到了十六岁发育的非常旺盛。非满的乳房,高耸了起来,似乎要把衣衫撑破。臀部也在悄悄的变化,微微的上翘和圆润了开来。修长的大腿性感迷人。皮肤也变的白皙细腻了起来,再跟开元卫见面就莫名的羞涩开来。脸色红润,十分妩媚。

  开元卫迷上了娇美如花的许艳花。经媒人介绍,他们结婚生子,可他们真正在在一起过上日子,做了柴米夫妻后,许艳花的身体渐渐失去了从前的风韵。

  开元卫对她也慢慢失去了兴趣。后来他们经远处亲戚引见来到现在这座煤矿,就这样生存下来。

  “笃笃”才传来轻微的敲门声。

  “请进。”开元卫端坐的正位置上。

  “报告,主任,搞破鞋的女人,我把她带来了。”张连长押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走了进来。

  女人低垂着头。长长的头发散落在肩上。

  “主任,这个女人顽固不化,交给您审了。我回去了。”张连长知趣的退出房间。随后没有忘了把门轻轻的关上。

  虽然女人没有打扮,但从她的身材上看,女人很性感,也很美。

  女人战战兢兢的站着。从散落的头发的缝隙中凝视着开元卫。

  “坐下。”开元卫办公桌前放着一个小凳,这是他们审讯犯人预备的,

  女人浑身一颤,慌张的坐在那个小凳上。两手绞在一起,紧张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听觉变得异常的敏感起来。
开元在线登陆(白洁)
  “抬起头来。”开元卫命令道。

  女人不情愿的扬起了头,在她扬起头那一瞬间,故意将长长的秀发向后面一甩。美丽的脸颊像太阳似的破云而出。光彩照人。

  开元卫望着眼前的女人砰然心动,但他是主任,不应该失去他的威信。所以他一本正经的问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女人捋捋头发,低声的说。“白洁。”

  “知道为什么把你带到这里来吗?”开元未仍然一脸严肃的问。

  白洁垂下头,一声不吭。

  “回答我的话。”开元卫声音洪亮的说。气势咄咄逼人。

  白洁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部,她不知道说啥,依然沉默不语。

  “你咋不说话,”开元卫站了起来,向她这儿踱了过来。白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开元卫的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通通声音,好像踩在她的心上,使她的心狂乱不止。疼痛难忍,她痛苦的蹙起了眉。

  “你要老实交待你所犯下的罪行。”开元卫在白洁身边踱着步,一股迷人的芳香飘入开元卫的鼻端,他为之一爽。

  “我跟林大夫真的啥也没做。”白洁不想承认这件事,这是一件不光彩的事。

  “让人抓个现行还不承认,”开元卫拿出来一支烟点上。深深的吸了一口,很流氓的将烟雾吐在白洁的脸上,烟雾在白洁的头发间和脸颊旁徘徊,十分惊艳。

  烟雾中的女人飘飘渺渺,若隐若现中非常美丽。开元卫被眼前这幅画迷醉了。

  “我只是觉得天气热,就跟林大夫去了防空洞去避暑。”白洁狡辩的说。“没想到却被那小孩遇上了。”

  “你知道吗?”开元卫板着脸说,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”

  “我啥也没做,坦白啥。”白洁似乎来了勇气。

  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开元卫说,“也就是我有耐性这么审问你,换了别人,早就给你使刑罚了。”

  白洁扬起头,用好看的眼睛望着他。想说什么,却欲言又止。

  “我看你是个娇滴滴的女人。”开元卫怜香惜玉的说,“就没想给你用刑。你想想比你坚强的好汉有都是。最后咋样,还得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下俯首称臣。”

  白洁心里防线在崩溃,她不知该不该交代,这可是一件非常呵碜的事,以后还咋做人啊,她还有女儿,对于女儿她有何颜面为人之母,她绝望到了极致。

  “还是交代了吧,”开元卫将他那有力的大手压在白洁的香肩上,白洁一惊,躲闪着他的大手。

  不能承认,白洁在心里告戒自己,他们都是用坦白从宽来诱惑你,当你一旦交代了罪行。就有理由惩罚你了。

  “主任,我真的啥也没做啊。”这是进屋后白洁第一次叫他主任。她眼巴巴的望着开元卫,似乎求得他的宽恕。

  “不会吧,群众眼睛是亮的,决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”开元卫慷慨激昂的说。

  “我咋说呢。”白洁有些急噪,“我咋说,你才能相信呢?”白洁说。

  “说真话。”开元卫说,“只有真话才能让我相信。”

  “我跟林大夫真的没那事,”白洁继续辩解道。“再说,就是有也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的破坏个人隐私啊。”

  “这是作风问题。”开元卫说。“啥,个人隐私?”

  白洁说。“你们这样搞,我以后咋见人啊。”

  “你都做了这呵碜事,还害怕没脸见人?”开元卫说。

  “我才没做呢!”白洁说。

  “那你们去防空洞干啥?”开元卫问。

  “我说了。避暑。”白洁说。
开元登陆
  “那么黑暗僻静的地方,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在一起会有好事?”开元卫推理似的说。

  “男人女人就不兴在一起了?”白洁反问道,“在一起就干那事,你不要把人想得这么龌龊。”

  “是我审讯你还是你审讯我?”开元卫勃然大怒。“你把裤子脱了,让我检查检查就知道了。”

  白洁没有想到开元卫会想出这么个损招来。她花容失色。脸羞得通红。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“脱啊。”开元卫命令的道。语气里没有一丝动摇。非常坚决。

  白洁望着开元卫不知是脱还是不脱。懵懂的发楞。
  这张大字报不啻于一场强烈地震,人们议论纷纷,竟然有人敢给孔矿长写大字报,这人胆子也太大了,于是开元卫这个拗口的名字家喻户晓,广泛的传来了,不知道等待着开元卫是啥样的命运,这连他自己都没底,这几天他始终站在风头浪尖上跳舞。他预感到要发生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这件事情与他有关。他小心翼翼的等待着这件事情的发生,躲是躲不过的,只有硬着头皮应对。

评论丨茅台前董事长高卫东模拟审讯对抗审查,机关算尽太可笑。
著名翻译家杨苡先生去世,享年103岁。
《最后生还者》收视率优秀为近十多年第二佳。
上海欢乐谷过山车卡在半空,游客步行下梯,园方:系气温过低,设备的保护机制启动。
/不朽邪神/靖北侯/牢笼永存/问路石/重来1992/初雨彩虹。
/吞噬法则/绯钺/龙道兵王/常果/恶女封后/郝二胖。
/万界源门/花叶落尘3月4日晚,奔向地球党总支召开2018年度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,县委督导组郝长霞、周武培及县教育局党委联络组陈良胜、陈跃、方新华到会指导。
与此奔向地球,老师们结合学生实际总结出“选、讲、练、评、补、结”六字复习教学法;让复习课实现了“四精四必”—— “四精”是指精选、精讲、精练、精评,“四必”是有发必收,有收必改,有改必评,有错必纠;将一个“实”字贯穿于高考备考的方方面面:立足“实际”,力求“实在”,追求“实效”。
曾校长从诗歌教学漫溯开去,畅谈了对整个语文教学的看法,别致而有趣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